因為相信教育,所以我們一起

Circle by Circle 其實就是為了為這些大命題,從我們這個世代的觀點帶來解答,而誕生。作為這個世代的我們,必須來回應這個社會些什麼。
我們可以暢談各種消費產品、旅遊與美食體驗,而談到教育的時候,似乎多了點個人經驗與期待,同時,若我們拉大一點維度,教育是既國際而又在地的。因為教育具有的各種面向,在選擇教育作為接下來的職與志之所向時,難免多了點挑戰。
教育的各種實踐,可以含括一個全人的光譜,小至嬰幼兒,大至長齡長輩;同時可以運用各種工具、服務與產品來作為任何一段切入口。離我們這個世代不遠的,大家都在談的,如何改變現在的「無動力世代」,教育改革的一路走來,篳路藍縷,我們希望最終,在台灣這個環境,能培養出一個終生學習者。
在英國倫敦政經學院求學時期,校訓「To know the causes of things 了解萬物發生的起源」,深深影響著我。這個校訓有著濃厚的創立背景以及其所秉持的政治經濟世界中的各種系統性思維,但簡單來說,就是以批判性思考去理解事情的各種面向與底蘊。
女兒出生後,帶給我極大的價值觀轉變,時常問自己:我們認為最重要的能力是什麼?是什麼能夠培養出一個獨立思考的終生學習者?為什麼我們要等到進入國家教育體系,才開始「教育」?孩子呱呱落地之後,我們能夠協助孩子一生擁有的最大資產是什麼?
這些,都是大哉問。很大的命題,相信同是父母的你,也是這樣認為的。
因為是個大命題,所以同時也給了我們有機會用不同的面向去理解、去實驗,去找到並了解萬物發生的根源。畢竟命題太單一,解答太明顯,也就不有趣了(笑)。
Circle by Circle 其實就是為了為這些大命題,從我們這個世代的觀點帶來解答,而誕生。作為這個世代的我們,必須來回應這個社會些什麼。
我們首先相信,要能夠獨立思考,必須先能夠專注。是否能夠專注,與大腦發展息息相關。大腦發展在孩子0-6歲,尤其是0-3歲是一個關鍵,這個時期的腦發展,已經到達成人的腦的80%,而各項發展,例如語言能力、認知能力等等在0-6歲是吸收與學習最快速的時期。
而成長與發展是一個連續的旅程,絕非單一線性。這個旅程是滾動的、而且是在每一個階段(小至幾週、一個月)都有不同的著重點。比如說,在嬰兒剛出生至六個月左右,感官的鍛鍊便是一個重要基礎,而後開始疊加手眼協調、動作發展等技能,而每一個技能與技能之間能夠互為連結與之互動。
大腦的構建工程 (Brian architecture) 從生命的初始就開始了,早期經驗塑造嬰幼兒的大腦結構,而經驗來自於孩子與環境的互動。
大腦的構建工程 (Brian architecture) 從生命的初始就開始了,早期經驗塑造嬰幼兒的大腦結構,而經驗來自於孩子與環境的互動。環境可以是空間環境,同時也是人與人的關係、人與物的關係。也因此,作為照顧者的大人,尤其重要。
連續性的旅程以及環境(包含空間與人)的預備,都是Circle by Circle的核心方法論之一。
我們選擇耕耘嬰幼兒教育,是因為我們相信,從孩子出生開始,我們就能夠積極的做些什麼。所以我們帶著對教育的熱忱,以平均超過10年的各產業、跨國、跨文化經驗,在這裡許下一個職與志的承諾 — 我們承諾,為這世代如你、如我的父母,帶來更多元的觀點與一起探索不同的解答;為下個世代的孩子,幫助他們建立可以一生運用的能力。